《花木盆景》引领我一步一步跨进盆景的殿堂 - PenJing8|盆景吧

《花木盆景》引领我一步一步跨进盆景的殿堂

2018-01-02 17:41:41  浏览:15
    河北 石家庄 霍生杰 享受那盆景馈赠的快乐 

 

 

   花木盆景突然闯进我的生活圈子,开始的认识比较朦胧浮浅。仅仅理解为一种能移动的花木,可以上阳台,进居室,可以使住处“但求幽静精巧,更有天然之风趣”(《营造法原》)。《华夏意匠》、《建筑实录》等专著,也论述了如何使建筑往上发展,把人带到高处去生活,实现绿色立体化是自古以来的一贯追求。从建筑专业的角度,这样解释花木盆景的绿化作用,也符合人民群众普遍的认识水平和美化生活的夙愿。我对花木盆景的兴趣就是这样慢慢开始,逐步加深理解的。

 

    后来,《花木盆景》和一些盆景制作鉴赏书籍引领我一步一步跨进盆景殿堂的门槛。我在学习、研究、探索和实践的过程中,发现花木盆景不仅有绿化的功能,它还是一门艺术,是中华民族历代传承下来的一个文华珍宝,是大自然留给人类的一种滋养。自愧相识恨晚,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加倍努力,快速补上这课,让花木盆景陪伴我共渡有生之年。

《花木盆景》引领我一步一步跨进盆景的殿堂

 

    于是,我加深了对花木盆景的兴趣。立定主意,锲而不舍,利用一忉机会,能去的城市、园林、乡村或名山大川,多走多看多问,尽量多看自然的神采,群山的壮丽,花木的百态,还大致摸清在启东和周边地区盆景资源的分布情况,悉数收录于日记,镌刻于记忆:同时在所到之处,凡可以采集的花木、种籽包括观赏石头、园林景点介绍等,一概带回种植于庭院,移栽于盆钵,阵列于居室。随看时间的流逝,宅院成了繁殖花木的基地,还开辟了一个摆放盆景的园子。

 

天天同花木共处,与盆景交融,有了一个安定的场所。从此感情上已经谁也离不开谁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该给花木盆景做些什么,修剪、施肥、浇水、治虫、遮荫和保暖,随时系在心间,落实于行动;而花木盆景也给了我很多,特别叫我眷恋的,春有雀梅、榆叶的嫩绿,夏有石榴花的火红,秋天

 

那收获的季节,可以先欣赏桂花然后享受雀梅花飘逸的清香,冬天还能观赏到寒树的神韵。

 

这个时候,我对花木盆景几乎到了沉醉与痴迷的状态。不仅喜欢,而且已经在讲究品位、档次和怎样进行选择了。如同我以前爱好文学,一惯坚持选读那些反应时代主流的优秀作品一样,玩花木盆景也有自己的主张,力求展示当今时代风貌,盆景作品必须使人感受到一种青春活力,健美风采和阳刚之气。

 

同时对以往曾经用于学习制作,演练按巧,积累了经验的如六月雪、女贞等品种,因刚成型就告衰退或容易出现枯枝败叶等迹象,正考虑给予淘汰,一些不适应本地气温、水土的树种,即使名贵,包括地植在内,也逐步清除了出去,以后一般不予引种。

 

保留适应本地水土特点,自然状态下长势良好并容易管理的品种。地植的银杏、紫薇、石榴、三角枫、松柏之类为主,制作盆景主要选用雀梅、榆树、米冬、石榴、三角枫、松柏等,同时还培植了十数盆化工量不多、管理粗放的如仙人掌类和一些花草植物,作为小品点缀其间,借以调节气氛,增添情趣。我对自己还有个约定,不要贪多,不求功利,能够改善环境,填满余暇,让我高兴欢乐就足够了。

 

    我深知,老年人精力有限,像参加其它娱乐活动一样,也应以力所能及为宜;选择品种首先考虑取材容易,中小为宜。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我当初确定的思路是对的。

 

经过年复一年的忙碌,基本上形成了一院花木,一园盆景,一片绿茵。三十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我在扬州平山堂园门外一个坡地上捡回几颗已发芽的银杏果实种植在院里保留下来的三棵银杏树,现已冠若华盖,均见挂果,另一棵由当地移植过来的沙朴榆,如今胸围也已双手合抱,树干挺拔,盘根错节,枝叶复苏。

 

叫我特别高兴的,已招惹人们青睐的银杏树和沙朴榆树年年结下的果实,给这里又留下了无数树龄不同、大小不等的苗木。从此绿化和制作盆景有了源源不断的资源。我亲自采集树籽播种或用枯枝扦插,经精心培植、好中选优后仍集中栽于庭院,准备以后逐步替代退化了的盆景或与人交换的百多棵盆景桩材,棵棵端庄、形态各异、姿色丰满。

 

尤其那亲手采挖和在自繁苗木中挑选并已上盆多年的雀梅、榆树、米冬、石榴等为主的几十盆盆景,正随季节变化,顺应人意愿,展示着潇洒和峥嵘。在那狭小空间里,我们经常面对石相视而立,倾吐着各自的心声。每当这个时候,什么名利全抛至九霄,闲事小道也无暇过问,烦恼已一扫而光,只有盆景才是我的爱,我的宝中宝。

 

    我玩花木盆景半路出家,至今只能算是刚处于起步的阶段,自知没有什么高超技艺,所以对花木盆景也没有什么过多期待。平常心态,顺其自然,只图有个伴,饱个眼福,当闲若无事或一时遇上不顺心的事情有个寻欢解闷的去处。

 

盆友来玩,在他们面前我也从不张扬,他们有什么高见,我却句句留在心间,以后让枝叶去回答。我的心情似乎花木盆景早已理解,虽然默不作声,但能善解人意,正在不断地变换着姿态,我身处的环境里呈现了一派幽雅、宁静、祥和的气氛。大大小小、高低错落的花木和盆景间,我家那幢小楼全被上下左右的绿荫呵护,比以前更显得熠熠生辉。

 

    当初,我种植花木,制作盆景,不就是要能使周围花木丛生,居处气息清新,能引来众多鸣鸟和各种知名不知名的虫哥虫妹栖息,合奏出一曲曲交响乐不绝于耳,天然的和人工的景观诱人于陶醉之中!每当在那漾潆细雨、或晨雾弥漫、或露水欲滴、或晚霞朦胧的时候,我们这些刚从二十世纪走进二十一世纪的上了年纪的人最容易产生浮想联翩。我在想,如今供我玩赏的花木盆景,那是历代多少人为之付出心血的才智结晶啊,相依相伴几十年以后,我才慢慢读懂它深邃的文化内涵,才从中闻到向我扑面而来的一股被虽尚留有村野习俗,却包容了美好、友善和身心愉悦的人文气息渗进的那绿色生命艺术的芳香。所以应该说我算是幸运的,在古稀之年,终于享受到花木盆景给我带来了温馨和谐的欢乐。 

 

   江苏 启东 薛仲明

更多关于花木盆景杂志社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