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盆景艺术大师 应国平 图片 - PenJing8|盆景吧

中国盆景艺术大师 应国平 图片

2016-03-27 14:10:19  浏览:36
应国平,浙江奉化人,1946年10月生。宁波市应氏竹木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他还是一位饮誉全省业界的盆景艺术家和民间收藏家。2004年,应国平先生加入中国盆景艺术家协会,被该协会授予“中国杰出盆景艺术家”称号。2006年他加入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当选理事。2007年,他被浙江省花卉协会评为浙江盆景艺术大师,并被推荐为“中国盆景艺术大师”候选人。2009年,他出任宁波市花卉协会副会长。2011年,他荣获建设部命名的“中国盆景艺术大师”称号(历年全省仅三位)。同年10月,他的园艺专著《松柏盆景》,由光明日报出版社正式出版。

 

一、故乡情

树种:刺柏

树高:85CM

树宽:70CM

  这件佳作在挺拔高耸的态势中,携夹着钢骨与坚强的气势,枯干造型如同天生一般的自然,短而有力簇拥着主干,一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股阳刚之气扑面而来,让人振撼!右下附干犹同书画闲章,与主体造型相呼应,上下映带,一气呵成。作者大胆将主干的分枝点,定格在上三分之一处,巧留附干辅佐布白。可谓出其不意,险中求美而获佳境。在细节处理上,作者有意将附干分两枝,主枝呈上升状跟随主景势态,右干枝呈溢态伸张,淡淡一笔为整体造型增色许多。当然,这种高耸型盆景,若能选择浅盆反衬,则更能撼人心扉。

 

二、大风歌

树种:黄山松

树高:80CM

树宽:135CM

明末清初大才子张潮曰:“栽松可以邀风,贮水可以邀萍。”这件黄山松盆景正应验了张才子经验之谈。为创作这件精品,应先生应是在胸有成竹之后从容操刀:裁去有碍突显主题的弯曲树脑,左右枝条则留一去一。即便是配盆这等细节,应先生亦多有顾全。棱角分明的四方形盆钵,恰与刚劲有力的本件造型相融洽,实为意匠生辉!此外,天生前倾的主杆,意寓劲风扑面之下“立者”坚定不移的意志。从表象上看,这位临风独立的“立者”,像阵前长发飞舞的赳赳猛士; 亦如长风漫卷的猎猎大旗,大有审美情趣在其中。“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若细细品味,相信大多数观者的思绪,会走入刘邦《大风歌》之意境。

 

三、龙飞凤舞

树种:天目松

树高:20CM

树宽:50CM

林语堂曾言:“植物的外型之所以美,是因为它们蕴藏着一种动势。”这件作品,尤贵在动势之中,生机勃勃,充满活力。它犹如大小蛟龙嬉于深渊,谓之“龙飞凤舞”实不为过。任何艺术皆是生活的再现,人道是中国书法大家之许多笔划,多受奇松姿态启发。因此,从表象而言,这件盆景造型与中国书法之狂草,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四、之江潮涌

树种:刺柏

树高:80CM

树宽:75CM

传统的浙派盆景在树种上以松柏为主,应国平先生乃是其中的高手。这件刺柏作品,当称浙派柏树盆景之代表作,曾在南京举行的全国第七届中国盆景展览会上首次亮相,博得好评如潮。从技艺上欣赏,这件佳作在“扭”字上做足了文章,所谓老柏树桩“扭筋转骨,露枯绽裂”风采,已淋漓尽致,一目了然。浙江又称之江,西子湖便是“之”字一点。同样的,为了代表浙江在全国业界面前露一手,应先生随身所带的作品,其外型恰恰酷肖“之”字,如盖的树冠,则是“之”字浓墨一点,而老柏毕露的肌理,分明为浙江潮起伏的怒涛!人言天人合一之妙趣,《之江潮涌》中即可觅得。

 

 

五、力拔千钧

树种:刺柏

树高:100CM

树宽:55CM

这件佳作干直而势斜,中心偏于右边,奇险而富有动感。末了,园艺家却在干身左边配上要枝,顿时力挽重心,险中求隐的大胆风格油然而生。在根材追求方面,由于时下富有苍桑感的老柏树桩相当难觅,是故园艺家匠心独具,以白蚁作媒,化腐朽为神奇,又经一番悉心雕刻。而白蚁蚀迹、人工雕痕却不留一丝,诚可谓“老态”处理的行家里手!一经“老态”处理,再经显示生命不灭的绿枝映衬,便生老当益壮的大树气概。因此,无论是作品的外在形象,还是蕴含于内的意象;无论是作品所表现出的富有动感的斜势、内涵派生而出的悍霸气势,皆交集成拟人化形象:那是气吞山河一声长啸之后,一位力士力拔千钧的瞬间定格!

 

六、凤凰于飞

树种:大阪松

树高:70CM

树宽:66CM

小中见大,乃浙东应氏盆景创作之一大能事。因为得心应手,是故屡见此类佳品。《凤凰于飞》便是小树“演化”为乔木的一个范例。其树皮粗如龙鳞,其针叶则如梳若羽毛。但见主干曲折上伸,生命的张力和形态的韵律显而易见,而看似落俗套的枝条对称布列,已作羽翼开张。从整体造型看,像一只昂首向天、翼然欲飞的凤凰!到过九华山的人们,多为其凤凰松所动容。应氏盆景中的“小凤凰”恰与九华山野间的“大凤凰”确有几分神似。

 

七、步步高

树种:三角枫

树高:80CM

树宽:110CM

这件三角枫老桩盆景,左右枝条去留各一。保留在左侧的枝条,下长上短,自成五层,富有节奏感和韵律美,教人联想起步步登高的台阶,吉祥之意不言自喻。而从枝叶之美的角度审视,每逢秋深,枫叶像胭脂如蜀锦,欲跃欲燃,令人陶醉。此刻,同一方向横伸的五根枝杈,则成“层林尽染”意境的浓缩版本。

 

八、湖心芳洲

树种:真柏

树高:35CM

树宽:70CM

祖国的名湖大泽,多有湖中小岛、孤洲,往往被人们赞喻为“天然盆景”。如西子湖湖心三岛,又如烟雨楼为核心建筑的南湖湖心岛等等,不胜枚举。而应先生却反其意而用之,移天缩地,精心布局,诚邀湖中芳洲的山石佳木于咫尺之间,实在令人叹服。你看那石盆之沿口,与环岛曲岸无异;三座隐约可辨的山丘之上,原本的盈尺真柏,却显参天之势;若再细视,林下的小池、曲径、芳草,一一依稀仿佛。还值得一书的是主人运用了造园家“借景”手法,将欣赏者所关心的万顷湖水,置于盆景物外,观者身边。所谓秀夺天巧、奇争鬼工,此物是也!

 
 

九、不耻下问

树种:刺柏

树高:85CM

树宽:60CM

孔夫子认为“余非生而知之者”,仍管他学识过人,依旧抱定“敏而好学,不耻下问”的治学态度。这件作品的原树为真杆式,躯干嶙峋、清瘦,枝叶已经疏朗,盆景园艺家的点睛之笔便是将躯干上部扭筋转骨,于是树相突变,恍如一位头发稀疏的年迈智者,正躬身弯腰,向别人讨教问题。无论是造型的表象,还是作品所逸散而出的内在精神,称之“不耻下问”,大有入木三分之妙。

 
 

十、采芝高士归山居

树种:紫薇

树高:115CM

树宽:105CM

这件难得的紫薇老桩,集枯、裂朽于一身,似乎已老态龙钟,再看仍有新枝绿叶郁郁抽发,掩映其中。它在默默诉说刚与柔、枯与荣的对立统一关系。貌似老态龙钟,却潜伏着老当益壮的气象。树桩盆景是一种造型艺术,讲造型避不开直观的表征。是的,值得夸说一番的还有这件作品的表征:那是一位飘然引退、隐逸世外的高士,采芝、抚琴、赏泉皆为他的乐事。你看,高士的身板确乎有些龙钟,但童真不灭,将采得的灵芝,以双手高高托在头上,欢欣雀跃的肢体语言,亦依稀可见!谁说“采芝何处未归来,白云满地无人归”?我们寻访的这位高士,不是踏上了归途嘛!

 

十一、儿孙绕膝

树种:真柏

树高:85CM

树宽:95CM

这件佳作有两大亮点,其一是难以胜数的树包(树瘤),其二是茂盛如伞的树冠,且两者无缺。粗实的主干及根基之中,那一只只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树包,酷肖一个个绕膝于老者之下的儿孙,不失为“儿孙绕膝尽堪传”古人诗意之写照。你再看这件真柏作品的树冠吧。假如是枝叶凋零,那就大煞风景了。好就好在这棵充满沧桑况味的老柏,依然枝繁叶茂,生机勃发!它象征着这个大家庭前景无限美好,冷不防还教人联想起“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那句古老俗语。如此吉祥之物,若为寿者得之,置于日日过目的庭院显眼处,那该真当是天人合一、互为感应的宝物矣!

更多关于师法自然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