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亦是盆景艺术发展中的重大课 - PenJing8|盆景吧

创新亦是盆景艺术发展中的重大课

2021-08-07 22:12:37  浏览:0
  ■湖北武汉唐吉青
一部艺术史,就是一部艺术创新史。
创新亦是盆景艺术发展中的重大课题。
盆景艺术的繁荣和发展,表现在不断地有新的盆景作品问世,以满足人的日益增长的审美需要。对于盆景作者来说,只有不断地有新的盆景作品问世,才能克服堕性习气,不断地自我超越,去摸索和探求自己的未知领域,保持艺术生命的长青。
在盆景创作中,“新”是随处可见的。盆景作品中的树木植物,每年发新芽、抽新枝、长新根,寒来暑往,年复一年,正是在这无数次新与旧的交替中,树木植物的造型才能逐步的完善和成熟。一次又一次的换盆理根、松土施肥、蟠扎修剪、摘叶整枝的过程中,作品的树相,或称之为艺术形象,就是在这无数次的翻来覆去的新与旧的循环交替中才能脱颖而出。
还有盆景在制作的工艺流程中,如对树木定型时的大刀阔斧的锯裁取舍,山石的截取与拼接、单体树木组合为丛林、树木与山石的组合结构等等,在比较短的期间里,这些制作过程会使原来的盆景素材焕然一新或旧貌新颜。在这些工艺流程中,在新与旧、旧与新的转换过程中,我们可以去体味新与旧的种种感悟:
旧是新的母体,新是在旧的基础上得以发展的:新必须依靠着旧,是旧托起了新:新是对旧的突破,没有旧也无所谓新;新以旧起步,旧为新的起点;旧为新的归宿、新的凝结便成之为旧,故今日之新或为明日之1日,初见之新成为常见之旧,此处之新可能是他地之旧,我之新是否是他人之旧?故新与旧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是动态的,而不是静止的:是不断发展的,而不是僵死的。故新与旧是相辅相成、循环交替、永不止息的运动,这种现象在中国传统哲学中称之为大化。
“新”与“美”似乎还不能直接地划上等号,在树木盆景的造型中,我们经常会抹去新芽、剪去新枝,这是因为这些“新”或不合符“美”的规律,或不符合造型上的意象,影响着人们的审美习惯,故“新”一定要与“美”联系在一起,对“新”也一定要从美的规律、美的尺度中去把握。与“新”不能等于“美”一样,“1日”也不能等于“丑”。例如在收藏领域里,“新”与“旧”则是另外的概念。“旧”由“新”凝结积淀,经过淘汰扬弃和取舍所积累成的“旧”,则正是精华所在。例如树木造型时改桩胚,所保留的根盘、桩头、主干等等,都是由岁月磨砺而积淀成为“旧”的,但它却能成为打动你的“美”!

没有积累和沉淀,就没有了过去和历史:如果没有了开拓和发展,则没有了活力与生命。新芽、新枝、新根向外开拓和发展,就是在积累和沉淀的桩胚上为起点,作为艺术品的创造,就需要你的审美尺度去把握“新”的开拓和发展。要创新必需得有一个起点,如树木的新枝新芽一样,积累丰厚,营养丰富,新芽绽放硕肥,反之则干瘪。没有积累去喊创新是一句空话,只能是空中楼阁,无源之水,无本之木f没有根本,哪来枝叶?
创新之“创”,有开创的意义,所谓开创就是要去开垦拓荒,去寻找别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去开拓自己的未知领域。
“创”必须要有广阔的视角,要“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不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了半生精力,结果我之新为他人之旧,此处之新成为他处之旧。正如一则寓言:某地的黑猪群中偶见一只白猪,太稀奇了!将“奇珍”在送往京城的途中,才知道到处白猪成群,方知“奇珍”不足为奇了!
创新之“创”还有创痛、创伤的意味。曾有人说过,艺术上的创新是灵魂上的探险,创新的创痛来源于摸索的艰辛,挫折的苦闷,不理解的嘲笑,反对者的攻击,可谓险阻重重,如涅檠再生。所以“创”是艰苦的,在创痛中才能体味出“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词意。
艺术没有创新,便不能前进与发展,但是没有“旧”的积累为支撑,所创造的“新”就无法得到巩固。创新和传承亦是艺术发展中的一对辩证统一的范畴。与创新的开拓和进取相比较,好像传承显得有些落后与保守,但是对于艺术的发展,传承的贡献丝毫不逊于创新。创新中的粗糙需要在传承中得以打磨、调整和修复:创新中的精粹亦需要在传承中去得到巩固、提炼与充实。所谓传承,并非全盘照收,而是要分析与探讨,发现问题,暴露矛盾、积累力量,剔除糟粕,扬弃陈腐,保留精华,为再次创新寻找新的突破口。
所以在传承和创新这一对矛盾的范畴中,传承是创新的基础,创新是对传承的突破,传承又对创新归纳而再凝结、继而再度创新,二者之间,循环往返,新陈代谢,推动着艺术的不断发展。
盆景艺术既是精神的创造,又是物质的生产,盆景艺术的创新应该是多个方面的。构成盆景艺术的诸多元素、工艺流程等等,都有探索发展创新的空间。例如盆景作品的用盆、几架等等的创新和变革,也体现了创新无处不在。近年来,中国盆景在技术上创新的成绩是十分显著的,无论是在操作实践工艺流程上,还是工具材料的物质生产上的创新都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盆景技术的最大特点是具有确定性和可操作性,不仅能重复和模仿,而且必须得重复和模仿,科学是技术的后盾。重视盆景技术的创新,不仅能省工省力省时,而且精湛技术的本身可以让人产生美感,提升盆景艺术的品格。没有技术支撑的艺术品,或者说没有技术含量的盆景作品,是不可能进入到艺术精品的行列中的。
技术是为艺术服务的,没有艺术含量的技术,只能算是一门手艺。艺术的最大特征在于创造,具有个性,不可重复和不能以模仿来代替的创造性。正如恩格斯说的“这一个”。技术只有短暂的冲击力,而艺术才具有持久的感染力,因为艺术是精神之花,是心智的果实,是作者人格力量的显现,所以艺术偏重作者的精神情意,依赖的是美的哲学。
当今对盆景的形式感的反映是相当敏锐的,一种新的盆景表现形式,往往能很快地引起大家的关注和震动。应当看到,学习与模仿是有区别的,艺术上的学习,要立足于他为我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要有“我”在。学习,决不能是自我的迷失,个性的泯灭,不能邯郸学步,将自己的步子忘记了,别人的步子又未学会,结果把自己给弄丢了。对于其他文化艺术的优秀元素,要善于分析选择,营养需要为我消化吸收,学习是对自我个性的丰富和完善;而模仿只是依样画葫芦,只停留在表面的形式上,奴颜媚膝,尾随其后,一味模仿是永远无法进入到盆景艺术创新的境界之中的。

创意在艺术创造中处于中枢的位置。创意源于作者对盆景艺术的理解与把握,源于作者对自然造化和社会生活的体验和感悟。创意之“意”就是作者的思想和精神,是他的本质力量的体现。因此人们说:“意高则高、意平则平、意低则低。”只有将创意与创新联结在一起,意新则新,意巧则巧,意奇则奇……中国艺术的写意性,是中华民族的艺术体系上的宏观追求。所谓“写”,“泻也”,是抒写、倾泻。“意”则是艺术的灵魂,是主体精神。
要在造化中去会意、立意、炼意,树立的艺术形象要尽意,在作品中要注意意象的传达、意趣的显露和意境的表现,艺术欣赏亦是从作品中去会意,去欣赏意象、意趣与意境。只有充分理解了“意”在艺术创作中的核心位置,才能把握盆景创新的关键在于创新意,在创新中去传承中国盆景诗“惰”画“意”的优秀传统。
中国艺术的写意性,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智慧。写意成为了规律的审美经验,是我们的文化基因,是我们盆景艺术走向未来的动力,是作者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气度,是师造化、夺造化、融天地万物于寸心之中,在天人和谐之中去寻找艺术的归宿。创新的起点,引导着盆景艺术的认识论到方法论,是中国盆景发展的基石。

创意要求有与之相适应的表现手段,不同的创意影响着不同的艺术结果,而凝聚在作品中的“意”是艺术语言的内核,在艺术上的突破和创新,与创意有着直接的关联。不能真正理解技巧就不能真正把握艺术形式,而形式上能取得实质上的突破,应该是创意引发的创新。创新必须尊重盆景艺术特征的生命性,那种“只要驼背直,不顾驼子死”的“创新”,在盆景创新的过程中是不值得提倡和宣传的。因此,盆景创新必须具备第一流的盆景技巧,能保证创意得到充分的表现,并对技术上的创新提供了新的课题。
艺术,是思想者的艺术。精神,是艺术品的灵魂。创意在艺术品的创造中,使艺术品永远与智慧和文化联系在一起,与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交融在一起。没有思想的艺术品,不仅仅是没有内涵,更没有了灵魂!四肢健壮,也只是一副驱壳。要把中国的盆景置于海外盆栽的背景中,去探讨盆景与盆栽文化上的差异。实际上不经过艰苦的努力是很难解开这个难题的,既不能简单地关门排斥,亦不能表面上模仿,在碰撞中要取舍,扬弃、吸收、消化、合成。创新要立足于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基本点上,去创造崭新的中国盆景艺术。(编辑/刘少红)
更多关于的文章